在设计艺术中,通过遮蔽、隐藏、分解、空缺等手法创造出画面的空白,用一个最稀疏的图像、一个最精简的图形、一个“有意味的形式”,给观者心理上带来一种轻松感、一种自由感。充分运用审美直觉心理与美学相结合,创造出空白,以此来深化和突出设计中传达出的信息内容,使作品“陌生化”,从而引起观众的注意。

     优秀的设计师往往以挖掘被设计对象的思想和感情来取得成功。然而平面设计师要想成功地再现这些“思想和感情,仅凭纯粹的“美学是很难达到的。如果从格式塔心理学的角度出发,将审美直觉心理学与现代设计结合起来,在设计中巧妙地创造出空白并充分利用空白来引导人们的视知觉心理进行创造性思维活动,将人们观察设计作品时的视觉流程以及各种心理能力参与到设计作品的创作中与产品进行心灵上的互动,则可能会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空白是没有任何有形物存在,能够引起无限思维、想象的空灵空间,正由于没有任何有形物可作为我们视觉度量空间大小的标准,所以就使这空白空间具有了一种似乎含有无限容纳能力的意义。在设计艺术中,空白还有可能是“遮蔽后的“无隐藏后的“有这种空白中所蕴含的抽象形体不但有一种“空灵的美,还留有让人们充分想象面纱背后情景的余地,它是一种“有意味的形式,能深化设计中传达出的信息内容,帮助观众理解其作品,同时又能创造出新的视觉表达方式,使作品“陌生化,从而引起观众的注意。

当人们看到被墨水覆盖的一些字迹时,往往能通过露在外面的笔画猜出是何字来;同样当人们观看一幅寥寥几笔的人物速写时,依然能从简单的线条中看出人物的外貌特征。人们具备的这种能力,格式塔心理学家把它称之为视知觉的“完结效应这种补足活动得益于我们知觉活动自身向简化结构发展的倾向。而且尤其容易发生在刺激物有明晰的轮廓线的时候,人们明知道它们并不存在,但看上去却存在。所以在很多情况下,即使是事物的缺席或隐匿的部分,也会成为知觉对象的一个积极的或肯定的成分。在平面设计中我们恰好可以充分利用视知觉的这种认识能功,创造出一种新的视觉表达方式。在广告设计和标志设计中,我们常常尽可能地创造出简洁明了的图形来加强作品的视觉冲击力,使作品的诉求重点突出。同时,在这简单的图形中我们又希望包含足够丰富的内容和信息,使作品单纯却不空洞,简洁又回味无穷。如果我们在设计中创造图形时巧妙地运用人们心理上的“完结效应”——尽管图形本身是残缺的,但仍能使大脑获得一个完整的知觉对象。利用视知觉的这种心理,不仅将得到更简练抽象的造型,同时创造图形设计更能增加我们视觉的陌生感、新鲜感和趣味性。

     在康定斯基的“隐性结构理论中也谈到通过“遮蔽“截取两种手段来创造画面的新视角。他认为,因为在艺术中隐含的因素发挥着巨大的作用,显性与隐性的结合将为形式结构提供进一步创造新母题的可能性。潜藏在画面形色关系中的隐性形象,时常会发出暗示,丰富艺术家定的形色关系的深层意义,并找出抽象语言符号与自然(或非自然)对象之间的相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