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彩在视觉艺术中是最能引起人们的共鸣,最具有表现力的元素之一。它不仅能在艺术中真实地再现事物的色彩,并且能够通过它创造出许多其他视觉元素所不能传达的信息与效果。对人的视知觉而言,各种各样的色彩都具有自己特定的表现性质。当注视某种色彩时,可能是充满刺激的、令人精神振奋的;也可能是严肃、安静,或是淡漠、空虚的,有的使人产生兴奋、活跃,有的能感到扩张或收缩,这说明色彩有很强的表现性,并且对视知觉的影响非常直接,甚至比形状要更直接、更迅速。色彩究竟以何种表象出现,给人以何种视觉感受,这里而存在着多方而的因素,如:虽然红色对人们充满着刺激、令人振奋,但不同纯度、不同明度的红色给人的刺激程度也是不同的。柠檬黄与土黄相比,柠檬黄更容易让人兴奋;而朱红与大红相比,朱红又显得稍稍安静一些。纯粹的红色可以表现出某种尊严,红色自身的那种强烈的热力远远高出于其他任何色彩,它在自身中积蓄着坚实的能量,把一切其他色彩都包容在自身之中,象征着严肃与崇高。黄色是一种刺激性的色彩,尤其是明亮的黄色,像是明亮的小号,那种特别明亮的黄色甚至能让人疯狂。蓝色具有一种安息的气氛,像是一个无底的黑洞,就像是大海与蓝天,深不可测,包罗万象。在二原色之外,绿色具有匀称的稳定性,当眼睛落在绿色上的时候,心灵就会宁静下来,绿色是大自然中最为宁静的色彩,有着无穷的奥妙,使人类感到自我满足,一旦坐在绿色的草坪上就不再提出任何要求,安逸、舒适,只是静静地以愉悦的目光注视着这个世界。过去,曾经有人把色彩的表现性划分为积极的和消极的,积极的色彩是一种主动的行为,能够产生出有生命力的努力进取的态度,而被动的色彩适合表现温柔的、带有向往的情绪。黄色和红色充满刺激、使人振奋,可以归为积极的、主动的色彩;蓝色让人安静、抑郁,可称为是被动的、消极的色彩。色彩本身的特性只有与人的视觉相遇之后才能体现出一定的意味、情趣,那么,色彩的表现也就是根据人的视觉经验对心灵:情绪的表白,色彩的丰富性与人们复杂的情绪巧妙地搭配,艺术家甚至包括设计师,不知不觉地将色彩的表现融进了自己的愿望之中。

2.色彩的组合要素色彩与色彩之间的搭配与组合直接影响着色彩的表现结果,因此,对于色彩的知觉我们需要了解得更多一些。绘画的原材料是以各种色彩组成的等级序列来排列的,就是我们熟悉的色谱的等级序列。其实,从色谱中的某一两个临近色中又可以分出许多数目的色彩,从黑到白的过渡中也可以分辨出不同明暗值的许多数目的色彩变化。在音乐中,音乐媒介仅仅局限于为数不多的几个标准音素,而画家却可以自由地使用整个色彩序列中的任何一种色彩,而这些色彩的构成与组合直接显小画而最终效果的令人满意程度。对于某些画家,他能够在众多色彩的等级序列中抓住少部分的几个色彩值来统治整个画面,那些微妙的丰富的混合色彩都是围绕少数的几个色彩值派生出来的,尽管整个画面看上去具有强烈的色彩视觉感受,但是,他所选择的几个色彩值的基调仍然保持完好、鲜明而突出。然而,在此中应该避免使用所谓的色彩处方,或者说机械地使用几个简单的色素。某个色彩值的而积与另一个色彩值而积的分布与色彩的表现力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系。在一幅画中,几个色彩值的面积占用大小,在视觉上是有不同的感受的,比如红色和黄色的面积较大,画面是暖色基调,蓝色、蓝紫色占面积较大,画面是冷色基调。在几个色彩值中如何搭配、之间的对比与呼应,表现出的情感也是不同的。并且某个色彩区域所处的位置也很重要。根据人们的惯常感觉,上部比下部重要,左边比右边重要,但也不尽相同,有的是以某种色彩包围另一种色彩,有的是切割不同的地块,还有的是相互穿插、补充,但是主次上有一定的安排,正像是一个设计师较为理性地把预想的色彩归位到应在的位置,还要照顾到变化中的平衡,而这种平衡并不是均等。色彩的派生直接影响着色彩的表现。一般情况下,临近色之间的调和能给人温和而细腻的感受。对比色之间的调和,会减弱色彩的纯度,稳定而厚重。色彩的派生如果超出了色彩基调的范围,将会走到其他色域的领地,从而改变原有的色彩基调。简约也是色彩表现的一种形式,简约与派生是相对立的,它是将丰富的色彩变化凝聚在同一的、单纯而宁静的气氛中。简约并不等于简单化,画而中色彩的简约是以表现意象为基准的,部分的简约是画而主次分明的一种手段。哪些色彩在画而中需要简约,也是画家为了表现意象而特意安排的,简约的部分常常是耐看的,因为,只有简约才是它这种色彩的最佳定位。色彩的形状不同,给人们带来的视觉感受也不同,方形与圆形锋利的与柔和的,都有着独到的表现手段。形状有硬、有软、有速度和激情,也有平淡与温和,鲜明刺激的色彩与平淡温和的形状结合起来,是一种互补关系,刚中见柔、柔中见刚都是色彩表现的方式,刚中更刚、柔中更柔是色彩表现的两个极端,色彩表现出现极端,也是一种很兴奋的事,在构成色彩画面时,形状能帮助你更好地走向自己的目标。

3.色彩的感情因素各种不同的色彩之所以给人以某种情绪的感染,是人们观看色彩时对自然界色彩感受的心理反应。中国古代郭熙在《林泉高致》集中曾淡道:“春山瞻冶而如笑,夏山苍翠而如滴,秋山明净而如妆,冬山惨淡而如睡。”即是一种色彩感情的联想和反射。人们经过漫漫冬日,一旦春天来临,踏青于野外,青草禾苗的嫩绿,给人以生机,象征着萌发和勃勃向上的生命力,从而感到振奋。夏天阳光的强烈,又造成了浓艳的色彩感受。秋高气爽,“万类霜天竞自由”。冬天万物萧瑟,色彩退尽,给人单调、乏味的感受。色彩的象征意义又因为不同的时代、民族、年龄、个人修养和情绪的变化而有不同。非洲有色人种不喜欢黑色,巴西人不喜欢咖啡色,瑞典人不喜欢蓝色,摩洛哥人不喜欢白色,保加利亚人不喜欢绿色,印度人不喜欢灰色,埃及人不喜欢紫色,德国人不喜欢红色……欧洲人的丧服是黑色,澳洲人的丧服却是白色,中国城市中的丧服为深色素服,农村中却是白色。我国封建社会,黄色是皇帝的专用色彩,紫色服装为大巨的,贫民只能穿皂服青衣。京剧脸谱中,红色表示忠耿,黄色表示干练,白色表示奸诈,黑色表示正直,绿色表示凶狠,蓝色表示柴警,紫色表示忠诚,对于色彩情感的象征意义,形成了一套“程式”。闻一多在诗歌《色彩》中写道:“绿给了我发展,红给了我热情,黄教我以忠义,蓝教我以高洁,粉红赐我以希望,灰色赠我以悲哀……”这就是色彩的感情因素。色彩发端于作者心灵的美好状态时,优秀的画而色彩是生命充满活力的充分展现。科学是通过研究自然而获得发展的启示,艺术是通过感悟自然而找到的创作灵感。不同的色彩组合可以产生出不同的色彩美感。比如,某一块色彩虽然看上去是暖的,当你在其旁边涂上一块更暖的色彩时,它就会变得冷了一些。在一块看上去很和谐的色彩旁边涂上一块其他的色彩,它也会变得不协调起来。当我们认识到色彩的这种多变性和互相依赖性之后,就会明白,在什么样的条件下各种色彩的差别会看起来更加明显而在什么样的条件下各种色彩之间的类似程度又会得到提高只有明白了色彩表现的多种因素,掌握了色彩之间复杂的关系,在处理画而的色彩效果时才能够得心应手,才能将色彩表现巧妙地运用在画家的情感之中。总之,色彩是一个重要和复杂的问题,运用色彩的感情与象征,有助于构图内容的表达和主题的深化